>
  主页 > 交通事故案例 >

袁伟交通事故案案例

时间:2019-11-26 22:14    来源:南昌交通事故律师    阅读:
  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9)赣0111民初1590号
  原告:袁某,男,1993年5月23日生,汉族,住江西省南昌市南昌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佛某,北京市中银(南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何某兵,男,1973年4月23日生,汉族,住江西省南昌市******号。
  委托诉讼代理人:付树根,南昌市青山湖区罗家镇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
  被告:万某平,男,1960年3月10日生,汉族,住江西省南昌市******号。
  被告:虞某梅,女,1970年8月9日生,汉族,住江西省南昌市******号。
  原告袁某与被告何某兵、万某平、虞某梅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7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胡恋梅担任审判长并主审,人民陪审员胡亚琴、陈梅兰参加评议的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袁某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刘佛某、被告何某兵及委托诉讼代理人付树根、被告万某平、虞某梅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袁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判令三被告向原告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某等费用共计149872.164元;
  2、判令三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2018年9月11日,被告何某兵驾驶套牌车辆赣AL3225号轻型厢式货车在罗家集楼下前徐村段由北往南驾驶时,将正在升降梯工作的原告碰撞掉落受伤,南昌市交通管理局青山湖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被告何某兵在本次交通事故中负主要责任,原告负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因受伤住院28天,前后花费医疗费共计38583.32元,出院医嘱全休三个月。原告的损伤经鉴定被评定为十级伤残,后续治疗费10000元,误工期至定残前一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60日。被告何某兵驾驶的赣AL3225号轻型厢式货车系被告万某平、虞某梅在旧货市场购买的无正规牌照、无合格证书、无行驶证的报废车辆。现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提起诉讼,请求判如所请。
  何某兵答辩称,一、原告提出的赔偿标准过高,依法应予以核减。原告在工作中受伤,理应按工伤的赔偿标准向用人单位或者工伤保险机构申请赔付;原告属农村户口,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可以享受非农户口的赔偿待遇;误工费不应计算,理由是职工在工作场地受伤害,用人单位依法应当支付工伤职工治疗期间、休息期间的全额工资;护理人员工资计算过高,应按国家统计数据的护理行业标准计算,护理期以住院28天为准。
  二、答辩人持有效的驾驶证,采取换工的方式驾驶悬挂有号牌的机动车.上路行驶是正常行为,没有违反交通法规。
  三、答辩人对肇事车辆为套牌、报废车辆、没有购买交强险的相关情况并不知情,车辆实际所有权人并没有向答辩人说明情况,依法不应当承担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故答辩人承担赔偿责任的范围应该是在本案车辆实际所有人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承担了赔偿义务的前提下,按主次责任划分。
  万某平、虞某梅共同答辩称,我们的车子是报废车辆,买了就没有牌照,本来就是报废车,是要拿去报废的;我们也没有想到某发生事故,我们也承担了很多责任,在医院的时候给了原告3000元;当时去医院看原告的时候,原告的领导说某有工伤保险,听说原告投保了几十万元的工伤保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双方有异议的证据如下:何某兵,万某平、虞某梅对袁某举证的银行流水汇总表三性均有异议,认为系自己打印,招商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交易流水并未体现袁某月工资收入的证明目的;对村委某出具的《证明》三性均有异议,认为村委某不能证明袁某的住所地在城镇;对龚国花的银行流水、58同城APP截图认为与本案无关;对于证人邱强的出庭证言三性均有异议,认为要证明袁某是否有工作单位并非通过证人证言就能证明,证人证明袁某在单位职工宿舍居住不真实,袁某的每月固定工资是否为5000元也存疑;对证人龚国花的证人证言的关联性有异议,法律规定的护理费是按照国家统计部门上一年度的护理人员工资标准计算;对袁某补充提交的青云谱区某蜜蜂汽车俱乐部《证明》、南昌市青云谱区晶蜜蜂汽车俱乐部营业执照及企业信息公示报告、江西泰晤士实业有限公司《证明》、营业执照、企业信息公示报告有异议,认为即使上述材料的公章属实,也可能是找人帮忙盖的章;对《劳动合同》认为没有劳动部门的盖章;对于《租赁合同》认为无居住证佐证;对于《关于袁某2017年银行流水的情况说明》由法院认定。对上述有异议的证据,本院对真实性均予以认定,对于证明目的综合全案证据认定,其中工商银行和农业银行的交易流水中的收入虽未备注工资性质,但能与青云谱区某蜜蜂汽车俱乐部《证明》、南昌市青云谱区晶蜜蜂汽车俱乐部营业执照及企业信息公示报告、江西泰晤士实业有限公司《证明》中反映的袁某的工作和收入情况形成证据链,可以认定袁某自2017年1月至2017年12月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招商银行交易流水中2018年1月、2月及自2018年5月起的账户收入均有备注“代发工资”性质,结合袁某举证的2017年12月28日与唐人通信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该单位工作证及全案证据,可以认定袁某的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镇,其伤残赔偿某可按城镇标准计算,但上述证据同时也反映出袁某在事故发生前一年的收入并不固定,难以认定其误工期间存在减少的收入;龚国花的银行流水、58同城APP截图虽然可以证明龚国花从事的岗位和收入状况,但其工作收入并不固定,应按照相同行业即城镇私营单位居民服务业从业人员年平均工资标准计算护理费。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9月11日11时11分许,何某兵驾驶前牌悬挂赣AL3225号牌(套牌)轻型厢式货车在罗家集楼下前徐村段由北往南行驶时,遇站在升降梯上维修电缆的袁某,因该轻型厢式货车尾部右侧上端篷布与升降梯发生碰挂,导致袁某从升降梯上摔落受伤。经南昌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青山湖大队作出第360111120180000222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何某兵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且未确保安全,在本次交通事故中负主要责任;袁某未经许可在道路上从事非交通活动,负事故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袁某被送至江西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治疗,自2018年9月11日至2018年10月9日共住院治疗28天,支出120急救费用、门诊治疗费用和住院治疗费用共计38583.32元,出院医嘱某议“禁止右上肢负重8-12周,某议休息3个月”“加强营养”“术后1年视骨折愈合情况再决定是否拆除内固定”等。经袁某自行委托,江西开元司法鉴定中心于2019年1月27日出具赣开司[2019]法临鉴字第0100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评定袁某的右腕部损伤构成十级伤残,误工期至本次定残前一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60日,后续治疗费10000元。住院期间,袁某的同事和母亲龚国花先后到医院护理,袁某为此主张护理费按龚国花从事月嫂工作时的收入标准计算。袁某自2017年1月至2017年12月在杜元和个人经营的青云谱区某蜜蜂汽车俱乐部(后更名为青云谱区晶蜜蜂汽车俱乐部)及设立的江西泰晤士实业有限公司工作,每月收入通过上述单位个人银行账号(包括银行卡尾号0123、尾号8691、尾号0748三个账户)发放至袁某的工商银行账户(卡号:6212261502007320900)和农业银行账户(卡号:6228480928762249078)。事故发生时,袁某正在从事维修电缆工作,其与唐人通信技术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12月28日签订了《劳动合同》,工资收入通过他人或劳务公司代发至袁某的招商银行账户(账号:6214837911770307)。事故发生后,袁某的上述招商银行账户仍陆续有工资收入,自2018年9月21日至2019年1月27日定残日前一天工资收入共为13560元。本案审理过程中,袁某认为其月基本工资为5000元,事故发生后收入减少,故主张误工期间工资。本案法庭辩论终结前,袁某尚未进行工伤认定,也未获得工伤保险待遇。
  另查明,何某兵驾驶的套牌赣AL3225号轻型厢式货车为万某平、虞某梅购买来准备变卖的旧车,该车未在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办理注册登记,也未购买交强险。交警部门在进行事故认定时,委托鉴定部门对该车进行了技术鉴定,鉴定意见为“该车的制动、转向、灯光性能符合国标GB7258-2017《机动车运行安全技术条件》的要求”。事故发生后,何某兵垫付费用4000元,万某平和虞某梅垫付费用3000元。
  本院认为,何某兵驾驶的套牌赣AL3225号轻型厢式货车与袁某工作的升降梯发生碰撞,导致袁某受伤,南昌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青山湖大队认定何某兵负事故主要责任、袁某负事故次要责任,本院对此责任划分予以认定。故何某兵应按上述责任划分对袁某的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肇事车辆事发时未办理注册登记、也未购买交强险,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的规定,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不是同一人,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万某平、虞某梅系车辆的实际所有人,也是投保义务人,故对于袁某的人身损失,万某平、虞某梅应与何某兵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对于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部分,袁某主张侵权人及其他过错方承担70%的责任,于法有据,予以支持。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万某平、虞某梅明知肇事车辆无行驶证等登记手续,仍交由何某兵上路行驶,万某平、虞某梅对此存在一定过错;何某兵对于谨慎驾驶负有较大注意义务,事故的发生与何某兵在驾驶中未确保安全有直接因果关系,同时考虑到该车虽无登记手续但经鉴定符合安全技术条件,对于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其余70%损失,由何某兵承担其中的60%,经计算为42%(70%X60%);万某平、虞某梅承担其中的40%,经计算为28%(70%X40%)。袁某主张万某平、虞某梅对全部损失承担共同赔偿责任,于法无据,不予支持。
  关于袁某因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双方对于袁某是否应先进行工伤赔付、误工费是否应支持、伤残赔偿某及住院期间护理费的计算标准存在较大分歧。对此,本院经审查认为,关于工伤赔付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因第三人的原因导致工伤,社某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人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人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社某保险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由于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伤,第三人不支付工伤医疗费用或者无法确定第三人的,由工伤保险基某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基某先行支付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故即使袁某可能获得工伤保险待遇,上述规定并未禁止其获得民事赔偿,且医疗费用的终局责任人仍为侵权第三人。现并无证据表明袁某已获得工伤保险待遇或医疗费用赔偿,故袁某仍有权向本案侵权人主张权利。关于误工费,袁某在事故发生前一年的收入尚不固定,工资待遇和工作单位均有变化,在其误工期间仍存在月均3000元以上收入的情况下,难以充分认定其存在减少收入的情况,故对其主张的误工费不予支持。对于伤残赔偿某,根据袁某举证的2017年1月至2017年12月的农业银行账户交易流水、工商银行账户交易流水与青云谱区晶蜜蜂汽车俱乐部和江西泰晤士实业有限公司出具的负责人杜元和签字的《证明》,以及自2017年12月至2019年4月的招商银行交易流水、2017年12月28日的《劳动合同》、工作证以及证人邱强的证言,袁某虽未在城镇办理居住证、暂住证,但其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足以认定,袁某主张其伤残赔偿某按城镇标准计算,有事实依据,予以支持。对于住院期间护理费的计算标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袁某母亲龚国花从事月嫂工作的收入情况并非固定收入,工作性质也不具有固定性,不能反映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故仍应参照本地城镇私营单位居民服务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护理费,同时出院医嘱并未有关于出院后仍需专人护理的某议,故护理期仅应按住院天数计算,超出部分不予支持。
  综上,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及相关法律规定,本院确定袁某的各项损失如下医疗费用依据医疗发票认定38583.3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按住院天数及袁某主张的50元/天计算为1400元(50元/天X28天);营养期按住院天数和出院医嘱关于“加强营养”的某议共支持计算60天,为1200元(20元/天X60天);护理费根据住院天数按城镇私营单位居民服务业上一年度年平均工资标准计算为2871.04元(37426元/年:365天X28天);残疾赔偿某按上一年度江西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及伤残等级计算为67638元(33819元/年X20年X10%);交通费按10元/天和住院天数酌定支持280元;后续治疗费按鉴定意见10000元确定;精神损害抚慰某结合伤残等级和当事人过错程度酌定支持2100元。以上合计124072.36元,其中交强险范围内赔偿某额为82889.04元(10000元+2871.04元+67638元+280元+2100元),由何某兵负责赔偿,万某平、虞某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其余41183.32元由何某兵承担42%即17296.99元,由万某平、虞某梅承担28%即11531.33元,其余30%由袁某自行承担。故何某兵共应赔偿袁某人身损失100186.03元(82889.04元+17296.99元),扣除已支付的4000元,还应承担96186.03元;万某平、虞某梅应赔偿袁某人身损失11531.33元,扣除已垫付的3000元,还应承担8531.33元。照相费120元非因确定本案损失而产生,不予支持。鉴定费用3000元,根据双方过错程度,由袁某自行承担900元,何某兵和万某平、虞某梅分别按比例承担1260元、840元。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何某兵应赔偿原告袁某人身损失100186.03元,扣除已支付的4000元,余款96186.03元应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付清;
  二、被告万某平、虞某梅应赔偿原告袁某各项人身损失合计11531.33元,扣除已支付的3000元,余款8531.33元应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付清;
  三、被告万某平、虞某梅对本判决上述第一项义务82889.04元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袁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某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3298元,由袁某负担840元,由何某兵负担1475元,由万某平、虞某梅负担983元;鉴定费用3000元(袁某已预交),由袁某承担900元,由何某兵承担1260元,由万某平、虞某梅承担84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胡恋梅
  人民陪审员胡亚琴
  人民陪审员陈梅兰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
  书记员沈鸿倩
  本案中刘佛某律师作为原告的诉讼诉讼代理人,因原告系农村居民,若无证据证明主要收入来源城镇或在城镇连续居住满一年的,则伤残赔偿某无法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予以计算,那样将使得赔偿某额远远低于城镇居民的标准,故在代理过程中刘佛某律师积极为当事人收集相关证据材料,成功使一审法院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伤残赔偿某。


电话(微信):18379151498  联系邮箱:422780661@qq.com
联系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红谷滩新区凤凰中大道1869号中银律师楼四楼(南昌市公安局正对面)
南昌交通事故律师刘佛金 www.fojinlawyer.com
南昌交通事故认定 |   南昌交通事故鉴定 |   南昌交通事故赔偿项目 |   南昌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   南昌交通事故案例 |   南昌交通事故常识 |   南昌交通事故在线咨询